喃秋誓要拉黑拆逆粉

渣文笔写手慎关叭。

忘羡吹-伞吹-凌吹
★CP洁癖极重★
★拆逆滚远点★

感觉我可以隔一天一更 

下午写完作业刚醒 迫不得已鸽你们了 😢

明天你们要看猫还是同道?精彩二选一了

截止明早


【魔道阅读向】求你们好好看书三十五

*特邀不夜天的叽和羡一起看

*平行世界的忘羡即蓝湛和魏婴

*CP只有忘羡,追凌,轩离,薛晓

*渣文慎入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【“对吧”是对魏无羡说的。魏无羡莫名其妙道:“你在问我吗?问我干什么。”

蓝景仪急了:“难道你觉得含光君不厉害吗?!”

魏无羡摸摸下巴,道:“嗯嗯,厉害,当然,好厉害。他最厉害啦。”说着说着,忍不住自己也笑了。】

 

“虽然我说的敷衍,但我绝对是真心的!”魏无羡道。

 

“看出来了。”蓝忘机道。

 

不然怎么会说着说着就笑了呢。

 

【魏无羡道:“就是跟着她走。你们进来之后这个声音就一直跟着你们吧?你们往城里走,却被她一路在往城门外带,遇到了我们,她当时是在赶你们出去,是在救你们!”

那忽远忽近、诡异莫测的竹竿敲地声,是她用来恐吓入城活人的手段。但恐吓的意图却不一定是坏的。魏无羡当时踢到的一颗阴力士的纸人头,可能也是被她抛在那里,用以提醒和惊吓他们的。】

 

“看看,只有老祖懂我,你们这些小孩还以为我要害你们!”阿箐觉得很委屈。

 

薛洋插嘴你看起来也没比他们大多少,被阿箐打的住口了。

 

金凌脸红了红,自知理亏哼了一声没说话。

 

蓝思追拱手,温和笑道:“是我们多心了。”

 

蓝景仪道:“可你救人跟吓人一样,谁敢跟你走。”

 

“是我太急了……哎呀管那么多干嘛,你们这不是好好的吗。”阿箐道。

 

【蓝景仪道:“就这样?不说点别的?”

魏无羡道:“不然还要怎样?说什么别的?”

蓝景仪道:“为什么不说‘我担心你,我要留下!’、‘你走!’、‘不!我不走!要走一起走!’应该有的呀。”】

 

魏婴噗的一声笑出来。

 

蓝景仪被上面说的话震得抖了抖。

 

魏无羡表示现在可以满足他的愿望,并开始了表演。

 

“我担心你!我要留下!!”魏无羡眼带笑意,差点没绷住维持担心的神情。

 

背景音你好吵哦,说的就是你魏婴,别笑了。

 

“拒绝。”蓝忘机面无表情,义正言辞。

 

蓝景仪感到灵魂都在颤抖了。

 

魏无羡只好拉上魏婴搭戏。

 

魏婴绷不住,笑的一抽一抽的肚子也疼的一批,可魏无羡戏瘾上来了狗也挡不住,抱歉的看了一眼蓝湛紧接着狠狠的掐了一把魏婴的手臂。

 

这回轮到魏婴面无表情了。

 

“你滚。”

 

“台词错了。”魏无羡提醒道。

 

“你走!”魏婴吼道。

 

“不!我不走!要走一起走!”

 

“可我怕你受伤!走啊!”

 

“不行!没有我你怎么办?!”

 

“别担心!湛湛可以照顾好自己的!”

 

忽然,诡异的沉默。

 

“你说的什么??”魏无羡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。

 

魏婴非常好心的重复了一遍,语气不失刚才那般。

 

“湛湛可以照顾自己的啦!”他还自认可爱的加了一个啦。

 

“……噗。”江厌离笑出了声。

 

“靠……”江澄捂住了耳朵。

 

魏无羡一巴掌拍在额头上倒在蓝忘机怀里。

 

“啊!羡羡你怎么了!”魏婴抢上去握住他的手。

 

“我…我觉得……”魏无羡的手抖得跟命不久矣一样。

 

“你说!你说啊!”魏婴急切地把他的手放上了脸。

 

“我觉得你该死啊啊啊!!!”

 

魏婴挨了一耳光,哭唧唧地像个小媳妇儿一样回了蓝湛那里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其实我本来想让洋洋出来串戏的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!你们逃不掉了!”

沙雕似真雕。

37:嘤嘤嘤能好好看书吗?

【阅读体番外】关于世家公子们的醉酒采访现场上

*沙雕向

*CP是忘羡-轩离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欢迎来到‘只有我没醉’的采访现场!大家好!我是主持人魏无羡!”

 

魏无羡拿着陈情当作话筒,指着小亭里已经醉成烂泥的人们一脸兴奋。

 

“本节目由姑苏天子笑牌锅、中草药系统、夷陵老祖联合赞助播出,话不多说,我们进入正题吧!”

 

魏无羡走到江澄面前,为了防止江澄发疯扳断他的宝贝陈情故把话筒拿得很远。

 

“这位江公子看起来很淡定啊,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 

江澄哼出一声冷笑,指着身旁的五坛天子笑道:“就这点酒还想灌醉我?金子轩你做梦!”

 

他说起话来舌头跟打了结似的,实在让人难以信服。

 

被认成金子轩的魏无羡默默拉过来一名无辜的围观路人。

 

“你看看这是谁?”魏无羡笑道。

 

江澄眨了眨眼:“妃妃?”

 

“舅舅!你怎么能这样!!”路人愤怒地发出在江澄听来就是狗叫的声音。

 

“……”

 

江澄感到非常抱歉,温柔的把金凌抱入了怀里。

 

“看错了,原来是小爱啊,怎么长这么大了。”

 

“你看到茉莉它们了吗?”

 

金凌悚然至极:“……没有!”

 

魏无羡哈哈大笑,指挥着蓝景仪将镜头转向下一位。

 

“嗨嗨?金公子还活着吗?”他推了推趴在桌上不省人事的金子轩问道。

 

受到外界刺激的金子轩垂死病中惊坐起,看都不看魏无羡一眼猛地一脚踩在石桌上。

 

魏无羡被他的豪放动作震得后退几步,却仍然有着职业操守的把话筒伸上去。

 

金子轩手指明月,气势汹汹,魏无羡觉得他一定会说出什么很牛逼的话。

 

“苍天可鉴!我爱阿离!!!”

 

“……”江澄和金凌看了过来。

 

魏无羡:“姐夫,算了算了。”

 

说着,魏无羡把金子轩的腿拉了下来,顺便非常暴力地再把头给摁回了桌上。

 

一声脆响。

 

金凌沉默了。

 

他生无可恋的看着这一切,突然意识到这里原来只有他一个是正常的。

 

金凌觉得自己就不该那么好奇,过来看这些醉了跟疯子一样的人。

 

“小爱你怎么不高兴啊?饿了吗?我这里有酒你喝不喝?”

 

江澄拍着金凌的狗头,关切的问道。

 

“呱啊!!!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
 




 

放飞自我了,还没采访完。

【魔道阅读向】求你们好好看书三十四

*特邀不夜天的叽和羡一起看

*平行世界的忘羡即蓝湛和魏婴

*CP只有忘羡,追凌,轩离,薛晓

*渣文慎入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道长道长,你原谅我了吗?”

 

自刚才有了糖,薛洋的胆子瞬间膨胀了起来,厚脸皮地凑到晓星尘面前宋岚和阿箐拦也拦不住。

 

“没有哦。”晓星尘笑道。

 

薛洋:“……”

 

“我不信,你都给我糖了。”薛洋道。

 

阿箐还真觉得晓星尘会原谅薛洋,一时着了急,道:“坏东西,不道歉还想要道长原谅你?!”

 

哼哼,据她所知薛洋这样的人肯定是不会道歉的。

 

果然,薛洋的笑容消失了。

 

阿箐听见他道:“就这么简单?”

 

“……不然呢?”阿箐突然有些结巴“难道让你以死谢罪吗?我们道长才不会……”

 

薛洋第一次觉得阿箐说出来的话可以这么好听,但他已经等不及她说完了。

 

“道长,对不起。”

 

晓星尘静静的看着他,没说话。

 

宋岚抱着手臂啧了一声。

 

薛洋非常明事理的把手上的糖给了阿箐,学着晓星尘一样揉了揉她的头。

 

“小瞎子,”他依旧改不了欠打的称呼“我也需要对你道歉,对……”

 

阿箐有点晕乎乎地拍开薛洋的手:“闭,闭嘴!这糖本来就应该是我的……”

 

她嫌弃地把糖扔回去:“行了,看道长们怎么说吧。”

 

薛洋和宋岚本就互无好感,对视间更是漠然。

 

晓星尘微笑着把两位推开:“原谅你了,坐回去吧。”

 

“哦。”

 

薛洋口头上应着却是坐在晓星尘旁边不肯走了。

 

【魏无羡道:“演技精湛。”

薛洋道:“哪里哪里。我有一个很有名的朋友,那才叫做演技精湛。我自愧不如。好啦,废话少说,魏前辈,这个忙你非帮不可。”】

 

金光瑶挑眉:“多谢夸奖?”

 

【薛洋道:“这不一样。你是开山者。如果你不先做出前面的一半阴虎符,我是没办法自己做出后面一半的。你当然比我厉害。所以我不能做到的,你一定可以做到。”】

 

“很厉害嘛薛洋。”魏婴笑道。

 

“可惜天赋用错了地方。”魏无羡哼道。

 

“我也是受人之托才这么做的。”薛洋把锅一甩。

 

“你做出来就是你的不对了。”魏无羡道。

 

“是是是,我的错。”被晓星尘注视的薛洋笑道。

 

【真不明白,为什么不认识的人都代替他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自信。魏无羡摸摸下巴,不知是否该礼尚往来相互吹捧一番,道:“你了。”】

 

“说明我厉害!”魏婴道。

 

蓝湛亲了亲他,道:“嗯。”

 

魏婴不吭声了。

 

【温宁拖着一身铁链,挟一股白雾黑风,沉沉破门而入。

早在刚才吹第一段笛音的时候,魏无羡就已经发出了召唤温宁的指令。他对温宁道:“出去打,别打烂了。看好活人,不要让其他走尸靠近。”】

 

宋岚:“……”

 

温情愣怔的盯着画面上的弟弟。

 

“姐姐?”温宁道。

 

温情摇头,看了看宋岚。

 

她也希望温宁能变回原来的样子啊。

 

【薛洋笑眯眯地道:“换谁啊?那位含光君吗?我让三百多只走尸去包抄他,他……”

话音未落,一道白衣从天而降,避尘冰冷澄澈的蓝光,迎面朝他袭来。】

 

“来了!”魏婴道。

 

“含光君来的真及时啊。”蓝思追笑道。

 

“那是。”魏无羡莫名得意。

 

薛洋哼了哼,咬了一口软糖没说话。

 

【魏无羡自言自语道:“这里好像也不需要我。”

忽然,他看到对面一间黑漆漆的铺子里,蓝景仪在向他拼命招手,心道:“哈,那边肯定需要我。”】

 

“瞬间觉得我好废啊。”魏婴顿时兴致全无。

 

“你在说我吗?”魏无羡笑道。

 

“哪里,夷陵老祖强的啊,那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!没有人不带怕的!”

 

魏无羡:住口!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蓝湛知就行,说出来让别人听到吓尿了多不好。

 

魏婴:您比我更不要脸,长见识了。

 

蓝忘机:嗯。

 

蓝湛:……

 

江澄:有布吗?老子要堵住这两个人的嘴。

 

金凌:没有,下一个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噗嗤。

了解了,结局会来个彩蛋的,快完的时候记得提醒我鸭。

以及吃拆逆的滚好不好啊,真多。

你们想要全员复活吗?喵喵喵?

【魔道阅读向】求你们好好看书三十三

*特邀不夜天的叽和羡一起看

*平行世界的忘羡即蓝湛和魏婴

*CP只有忘羡,追凌,轩离,薛晓

*渣文慎入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其实魏婴觉得没什么大不了,这不看蓝湛也没跟他生气嘛。

 

【蓝思追睁大了眼睛。蓝景仪催促道:“他说什么?”

蓝思追道:“宋岚!”

……晓星尘那位知交道友,宋岚?!】

 

江澄实在无法把画面上的凶尸和现在这里的宋岚相比。

 

【蓝思追不可置信地道:“他说……晓星尘。”

杀宋岚者乃晓星尘?!】

 

“子琛,我……”晓星尘哑了声。

 

“不是你的错。”宋岚道。

 

【众人猛地回头。只见原本晕倒在地上的晓星尘已经坐了起来,单手托腮,冲他们微微一笑,举起戴着黑色手套的左手,打了个响指。】

 

没被剧透过的江澄早就觉得他不对了。

 

“嚯,真够吓人的。”魏婴笑道。

 

他说出了当时在场的小辈们的心声。

 

【金凌把手放在了剑上,魏无羡斜眼瞥见,忙道:“别动,别添乱。比剑法,这里的人加起来都不是这个……宋岚的对手。”

他这具身体灵力低微,佩剑又不在身边。何况还有个不知是何居心、是敌是友的晓星尘在侧。】

 

“喂喂,”魏婴哭笑不得“这本书里我不应该是主角吗?”

 

“是的。”37道。

 

“含光君也是。”

 

“啊,我懂了,待会蓝湛要来英雄救美?”魏婴笑道。

 

“嗤,哪来的自信觉得自己是美。”江澄嘲笑道。

 

“自信就是,我有道侣你没有~”魏无羡道。

 

魏婴给魏无羡点了一个赞。

 

江澄拉黑了上面两位。

 

【金凌听到“在这里也帮不上忙”,又不服气,又是懊恼,不甘心束手就擒,却又心知确实无能为力,赌气般地先走出去了。】

 

心理历程被剖析完的金凌:……

 

蓝景仪十分认真的数着形容词。

 

“量力而行。”金子轩摸了摸金凌的头,突然很有为父的成就感。

 

“嗯。”金凌闷闷的应了一声。

 

“这么一看,阿凌和小时候的阿澄性子好像啊,果然是……”江厌离笑道。

 

“阿姐,我错了还不行吗。”江澄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都要揪着这事不放。

 

【“真的。”蓝思追竟然笑了笑:“前辈你和含光君真像。”

魏无羡奇道:“像?我们哪里像了?”分明是天差地别的两个人。蓝思追却笑而不答,带着剩下的人出去了。】

 

蓝湛闻言看了看魏无羡。

 

“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哪像。”魏无羡笑道。

 

“是有点像。”魏婴托腮道。

 

“……嗯?”

 

魏婴报仇似的拍了拍魏无羡的脸:“我看你是混孩子堆里混久了被同化了,一点都没有身为夷陵老祖的霸气。”

 

“我现在就让你瞧瞧怎么样?”魏无羡道。

 

“不需要,”魏婴一脸镇定的往蓝湛那坐近“我心里有数。”

 

【他心中默默地道:“我也不知道,但就是感觉很像。好像只要有这两位前辈中的任何一个人在,就不必担心害怕任何事情。”】

 

“我的天蓝思追你还是小宝宝吗哈哈哈哈哈哈!”金凌笑出眼泪。

 

“这种事被说出来,思追,节哀。”蓝景仪拍了拍蓝思追的肩膀笑道。

 

“略……略感丢脸。”蓝思追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

“原来是被大的那个蓝湛同化了。”魏婴若有所思。

 

魏无羡默然,淡淡的瞥了魏婴一眼。

 

你要是死了十三年突然重生,心性也会如此。

 

【晓星尘举起一只手指,竖在面前摇了摇,道:“不是演给‘你们’看的,而是演给‘你’看。久仰夷陵老祖大名,百闻不如一见。”】

 

“这怎么认出来的?”魏婴不解道。

 

“因为是同行啊。”魏无羡看了一眼薛洋。

 

薛洋挑了挑眉。

 

【魏无羡将手放在那只锁灵囊面上,把脉一般地把了一阵子,道:“什么人的魂?碎成这样,浆糊都糊不起来,只剩下一口气了。”】

 

“道长……”阿箐失声唤道。

 

“我在。”晓星尘笑道。

 

【他说话的腔调十分奇特,听似亲热,还有些甜蜜蜜的,但就是有一股无端的凶狠。仿佛上一刻和你称兄道弟一口一个前辈叫得欢,下一刻就能翻脸动杀手。魏无羡笑道:“阁下也是百闻不如一见。薛洋,你好好一个流氓,为什么要装道士?”】

 

晓星尘也不理解薛洋为什么要扮成他。

 

而且还那么像。

 

薛洋笑眯眯的看着晓星尘。

 

【魏无羡道:“故意装作疼得害怕,让人良心发作不好意思摘你的绷带察看;故意把霜华露出一截;故意说漏嘴说自己是云游道人。不光会使用苦肉计,还会利用人的同情心,演得好一派清逸出尘、大义凛然。若不是你不该懂、不该会的东西太多,我真的顺理成章地坚信你是晓星尘了。”】

 

“想知道为什么我能装这么像?”薛洋微笑着露出了可爱的虎牙。

 

晓星尘迟疑点头。

 

“告诉你我又没什么好处。”薛洋撇嘴。

 

晓星尘见他这副仿佛还是他们在义城时相处的样子愣住了。

 

他从口袋拿出一块在另一个地方醒来时为了止住阿箐哭泣37给的糖,往薛洋那边的方向轻轻一抛。

 

所有人都觉得他应该是恨薛洋的。

 

就连晓星尘自己也这么认为。

 

可再见面时,他都突然发现,其实也没多恨。

 

因为都死过一次了,所以没必要。

 

晓星尘终归还是心软了。

 

他笑道:“说吧。”

 

薛洋一怔,愣得连最简单的接住他都没做到,惹了凑热闹的魏婴的嘲笑。

 

是软糖啊。他被糖砸到头的同时恍惚想到。

 

阿箐含泪痛骂那是她的糖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别说了我要哭辽

我阅读体连更几天来补偿你们吧

不要刷数字哦★

【魔道阅读向】求你们好好看书三十二

*特邀不夜天的叽和羡一起看

*平行世界的忘羡即蓝湛和魏婴

*CP只有忘羡,追凌,轩离,薛晓

*渣文慎入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魏无羡捏着魏婴的脸微微一笑。

 

“哎呀,看着自己这张脸我要不忍心下手了,还是打别的……”

 

“等等等等,我开玩笑的!”

 

魏婴在领教到魏无羡的手劲下有些怀疑人生。

 

怎么好像,力气都比他大?

 

【那道人凶尸觉察有异,右手刷刷两剑回刺,将两名纸人从头至下劈成了四半。左手则抽出拂尘,千万根柔软的白丝仿佛化作钢鞭毒刺,一甩便是爆头断肢,若是无意中扫到人,恐怕就被扎成了血筛子。魏无羡百忙之中抽空道:“都别过来,好好呆在角落里!”】

 

看到这一幕的宋岚握紧了拳。

 

要不是来的是魏无羡,恐怕他又得造下杀孽。

 

江澄对这个有些不赞同:“瞎操的什么心?那些小屁孩又不蠢。”

 

当时想帮忙的不蠢的小屁孩一号金凌表示:舅舅,你真讨厌!

 

【那身穿道袍的凶尸被四名阴力士压得严严实实,动弹不得。】

 

虽然压的是自己,但宋岚仍然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

【这具凶尸一直在勉力挣扎,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咆哮,嘴角有乌黑的血液流下。魏无羡捏住他脸颊,逼他打开了口,往里一看,他的舌头竟也被连根拔去了。】

 

晓星尘一愣,连忙去看宋岚。

 

“没事了。”宋岚安慰道。

 

可他们即使这样,也没有再看薛洋一眼。

 

薛洋只单指晓星尘。

 

【蓝景仪插嘴道:“思追的琴语含光君说过还可以的。”

蓝忘机说“还可以”,那就一定是还可以,不会夸大,也不会贬低,魏无羡放了心。蓝思追道:“含光君说,让我修精不修多,请来的灵可以选择不答话,但是一定不能够说谎。所以只要它肯答,那么说的就一定是真话。”】

 

魏婴眼前一亮:“阿苑不错啊,来让你羡哥哥抱抱~”

 

蓝思追一愣,看到魏婴被拦住松了一口气。

 

金凌笑道:“我家思追消受不起,大舅请自重?”

 

魏无羡则是把魏婴扔到蓝湛那去,温柔的说道:“要不要我给你抱抱啊?”

 

他这句话成功的引来了两只汪叽的目光。

 

“我怎么感觉我一点人权都没有呢?”魏婴心安理得的闻着好闻的檀香味抱住蓝湛,避开了刚刚那个危险的话题。

 

“你要的什么人权,”魏无羡亲完自家道侣后挑了挑眉“不将功补过完你就别想了。”

 

什么过?魏婴抬头愣了愣。

 

魏无羡只瞪着他。

 

在就连蓝忘机也不理解的眼神交流下,魏婴“哦”了一声勾起嘴角轻笑,他懂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是当时忘羡见面就吵架的过啦。

不写啦,就这么点吧(;´ω`)ゞ

 

【忘羡】逆朝二

*古穿今鬼怪paro

*一点也不恐怖的甜文

*其它剧组串场严重

*渣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洛冰河看到血泊已经被人们围成了一个圈,不满的皱了皱眉道:“都给我回寝室安静待着去,一分钟后我要是看到还有人在走廊上就给我脱光衣服罚站一晚上!”

 

他们这一层楼的寝室老师刚好请假了,现在能管他们的只有洛冰河。

 

听到脱光衣服这四个字的人们脸色一变,在“会长是个狠人”的嘀咕下一哄而散,关门的声音此起彼伏。

 

魏无羡到唯一敞开的门前,看到里面只有被翻倒在地还流着红色液体的铁桶了然。

 

难怪刚才其他人这么乖乖地回去睡觉,估计以为是恶作剧。

 

魏无羡在红色液体边缘蹲下,面露凝重欲言又止。

 

“这间寝室周围都是空的。”洛冰河表示随便说。

 

“人血,真的。”魏无羡抬头道。

 

所以能放这么多血的尸体在哪?

 

“我第一次在学校遇到这事,”洛冰河勾唇笑道“胆子不小啊。”

 

“看到了什么?”魏无羡朝因为没开灯所以显得很暗的寝室里面指道。

 

“怨气。”花城抬眸挑了挑眉。

 

魏无羡试探完了。

 

怨气这种无实质的东西,普通人的肉眼是无法看到的。

 

“我下个定论,这是鬼做的。”魏无羡笑道。

 

“事情有点大,尸体也不知道在哪……我最多告诉校长。”洛冰河想到那群老家伙就烦“报警是不能报了。”

 

“其他人也处理不了这事,所以,花城,去。”

 

花城抱着手臂站在一旁好整以暇:“做什么?这血放的死的不能再透了,到时候他家里人找上来都不好收场,还是报警吧。”

 

“花学弟你说的有几分道理啊。”

 

洛冰河若有所思地拿出手机:“既然你不愿意去找凶手,我还是找谢……”

 

“别打扰哥哥。”花城截住他的话“我去。”


他答应的快行动也快,说完就转身走了。

 

这时的魏无羡已经进到寝室里面开好灯了。

 

洛冰河看到堵在门前的血泊完好无损愣了一下,笑道:“有情况就叫我,我去拿东西。”

 

魏无羡比了个OK的手势。

 

这间寝室里的四张床叠的松松垮垮,要不是会有检查恐怕是连叠都不想叠。

 

除了魏无羡,空无一人的寝室在血的渲染下显得格外诡异。

 

等等,除了他空无一人?

 

魏无羡看到紧闭着的洗手间,心里有了一个猜测。

 

他上前握住把手,“咔嚓”一声推开门。

 

一个黑影猛的朝他扑来!

 

魏无羡早有防备,侧身一躲正打算牵动怨气攻击的时候,看清黑影的他停住了手。

 

趴在地上一动不动,也不能动的,被放完血的干尸。

 

正是他们要找的尸体。

 

魏无羡的眼睛很久没受到这样的污染了,是以他看了一眼就移开视线。

 

火焰在空气中烧着的声音响起,回来的洛冰河赤色的灵力加持在身上慢悠悠的走进来不沾一滴血。

 

他做了一个魏无羡来不及阻止的动作。

 

洛冰河把指尖上的一味真火打在了干尸身上,几秒后地面上只剩下灰了。

 

“这是干什么?”魏无羡退开道。

 

“他家人看到他孩子这样的尸体只会更难过。”洛冰河道。

 

魏无羡接住洛冰河扔的几张黄符。

 

“风水大师,下面就靠你了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鉴于汪叽这章还没出场,就不让羡主动找了。

论羡知道叽也是穿过来的心情

给羡一个惊喜

【魔道阅读向】求你们好好看书三十一

*特邀不夜天的叽和羡一起看

*平行世界的忘羡即蓝湛和魏婴

*CP只有忘羡,追凌,轩离,薛晓

*渣文慎入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魏无羡和江澄同时一怔,待到金子轩拍他们的时候才恍惚地回了座位。

 

真乃奇观,魏无羡和江澄从小到大都没见过江枫眠和虞夫人这么亲密过。

 

魏婴笑道:“37,给江叔叔和虞夫人安置下呗。”

 

37:“我下个隔音屏障,你们继续打。”

 

被江厌离主动牵着手的金子轩表示,还打个屁。

 

【每个人看的时候嘴里都发出嘶嘶的吸气声。等一圈人轮了一遍,魏无羡道:“看完了?那每个人来说说你们看到了什么细节。我们总结一下。”】

 

“老祖啊,”阿箐哭丧着脸“我一个姑娘家的,你们还……”

 

“好好好,我们错啦。”魏无羡赔罪笑道。

 

【一名少年道:“这位女孩子大概只有十五六岁,瓜子脸很是清秀,清秀之中还有一股活力。用一根木簪别着长头发,木簪的尾巴上面雕着一只小狐狸头。瘦小并且体态纤细。虽然并不整洁,但也不算肮脏,不讨人厌。如果整理一番,一定是一位可爱的美人。”】

 

“这是谁说的啊……”

 

阿箐登时红了脸,她转头埋在晓星尘怀里说起了气话:“早知道就不管你们了!”

 

【闻言,那少女的鬼魂顿了顿动作,冲他们张开嘴。

鲜血从空无一物的口腔里涌了出来。原来,她的舌头已经被连根拔去了。】

 

薛洋面无表情的对别人投过来的目光视而不见。

 

【那人身后跟上来一群走尸,行动极快,立即追上了他。那人拔剑迎战,剑光清亮,划破迷雾,魏无羡心中喝彩:“好剑!”】

 

“霜华它……”晓星尘还以为他的剑会被丢弃,话没说完,他愣了愣。

 

晓星尘愣住另有其因,他只是不经意的一瞥却又发现薛洋在看他。

 

哪里不对……?晓星尘蹙眉。

 

【他顺手在一名少年出鞘的佩剑上轻轻一抹,在拇指上拉出了一道伤口,转身给她们点上了两对眼睛、四只眼珠,随即,退后一步,微微一笑,道:“媚眼含羞合,丹唇逐笑开。不问善与恶,点睛召将来。” 】

 

这种时候确实只有这种方法了。魏婴感叹的同时看向了温宁,又被温情瞪了回来。

 

【那人举起左手,手上戴着一只黑色的薄手套,想遮住眼睛,却又不敢碰,该是轻轻一触就疼得无法忍受,额上已经出了一层薄汗,勉强道:“没事……”

声音却在微微发颤。

这种表现,几乎已能够确定,这个人就是栎阳常氏一案后失踪的晓星尘了。】

 

其实在黑色手套那里就应该知道不是了,可魏无羡又不了解晓星尘,这还真不能怪他。

 

只是……阿箐讷讷,她真的不懂薛洋竟然能模仿的这么……

 

“这是在肯定我扮的像么?”薛洋挑眉笑道。

 

他在转移注意力。阿箐想。

 

“很像。”晓星尘本人道。

 

可他一出声,薛洋便偏过头去一副不想和他说话的模样。

 

阿箐这里看看那边看看,突然一怔。

 

【魏无羡紧紧盯着这名道人,思绪急转,拔出腰间竹笛,一上来就是一段凄厉刺耳的长调,刺得在场其他人都捂住了耳。那名道人听到笛声,身形晃了晃,持剑的手不住发抖,最终还是一剑刺来!

无法控制。这具凶尸是有主的!】

 

蓝曦臣的手微微颤抖。

 

蓝湛蹙眉盯着“凄厉刺耳”四字。

 

蓝忘机淡然的目视画面。

 

“难听。”魏婴丝亳不想掩饰自己的嫌弃之意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不要刷数字哦(你哪里来的自信有评论